<dd id="bzcbu"><track id="bzcbu"></track></dd>
  • <tbody id="bzcbu"></tbody>

    <button id="bzcbu"><acronym id="bzcbu"></acronym></button><dd id="bzcbu"></dd> <dd id="bzcbu"><noscript id="bzcbu"></noscript></dd>
    <li id="bzcbu"><acronym id="bzcbu"></acronym></li>
    • 看廈門APP

    • 廈門廣電公眾號

    • 廈門廣電抖音

    • 廈門廣電微博

    • 廈門廣電央視頻

    中國拯救了450多萬人的生命 英學者對比中西三年抗疫成績單
    2023/01/11 來源: 觀察者網
    分享:

    中國調整防疫政策是在臨近年末,而每年的大多數經濟數據也是在這個時候出爐,這使得我們有可能從醫療和經濟兩方面全面評估自疫情爆發三年以來中國的表現,以及對中國與西方的表現進行清晰的對比。

    實證結論很明確:與西方國家相比,過去三年中國在疫情期間的醫療和經濟表現近乎奇跡。相比之下,美國和歐洲遭受了二戰以來最嚴重的醫療和經濟災難——美國更是面臨著100多年來最糟糕的情況。

    首先談最重要的問題——拯救人類生命。按照人口比例計算,如果三年來中國人均新冠死亡率與美國相同,那么中國相當于拯救了450多萬中國人的生命。與歐盟相比,中國則相當于拯救了370萬中國人的生命。

    如果全球新冠人均死亡率與中國一樣低,那么全球新冠死亡人數將從670萬人降至2.9萬人,美國死亡人數將僅為1200人,而不是110萬人。新冠疫情期間,美國的糟糕表現導致美國人均預期壽命在2019-2021年間下降兩歲多,中國人均預期壽命則穩步上升至78.2歲,超過了美國的76.4歲。

    就疫情期間的經濟表現而言,眾所周知,即便中國經濟增速有所放緩,但依然是美國的三倍,歐盟的五倍多。事實上,2022年是面臨著近半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滯脹危機的美國和歐盟經濟史上最糟糕的年份之一。與此同時,美國政策產生的負面影響也很驚人,導致包括工薪階層和資本家在內的所有群體收入和財富急劇減少。美國實際周薪下降4.4%,而美國股票和債券組成的投資組合年度回報遭遇自1932年以來最差表現——一些指標創下1871年以來的歷史新低。

    事實上,這戳破了美國的“盡管美國新冠死亡人數超過中國,但由于拒絕實施封鎖,美國經濟表現優異”的謊言。相反,在疫情期間,無論是在拯救生命、提供醫療保障方面,而且在經濟增速方面,中國的表現均遠優于西方。

    中國抗疫,打的是人民戰爭。圖為學生志愿者們

    因此,中國在全球抗擊新冠疫情期間所取得的醫療和經濟成就,是中國歷史上最重要的成就之一。當然,這并不意味著中國沒有因新冠疫情這樣規模的全球災難產生任何問題——這在客觀上是不可能的。但正如我一再強調的,對于嚴肅的事情,夸大其詞不可取,度一定要掌握好——不管樂觀主義亦或悲觀主義都非美德,唯有現實主義才是美德。

    事實表明,即便中國經濟增速有所放緩,但西方經濟表現仍比中國糟糕得多。特別是,中國躲過了美國和歐盟遭受的嚴重滯脹危機。但是,即便2023年中國經濟增速有望加快,吸取美國和歐盟的負面教訓對于中國來說至關重要,以免重蹈兩者覆轍。

    因此,本文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對中國和世界其他國家,特別是西方在疫情期間的表現進行全面的比較,進而從中得出一些經驗教訓,為分析2023年及以后中國經濟前景提供依據。

    由于生命是最重要的問題,因此在論述經濟問題之前,將先從這一方面進行比較。

    中國政府為拯救生命爭取了三年寶貴的時間

    在對疫情期間的醫療表現進行有意義的國際比較時,我們應首先考慮到人口差異,因為中國人口數量遠遠超過西方重要中心——美國或歐盟。確切地說,中國人口是美國的4.3倍,歐盟的3.2倍。與第三個較小的資本主義中心日本相比,中國人口是日本的11倍多。因此,在不考慮人口差異的情況下,進行簡單的數字比較會具誤導性——相關比較應以人均為基礎,即應考慮到人口差異。

    為避免下文的比較失真,文末的附錄給出了精確的人均數據。但是,為便于大家對此有直觀的認識,圖1呈現的是按人口比例換算美國、歐盟、新西蘭和中國新冠累計死亡病例,以使大家了解換算后的死亡數字對中國這樣人口規模的國家意味著什么。

    截至本文截稿時,中國大陸累計死亡病例為5235例,即每百萬人中有3.7例死亡。相比之下,美國累計死亡病例為接近110萬例,每百萬人中有3214.4例死亡。美國人均死亡率是中國的869倍。換言之,如果中國人均死亡率與美國相同,那么中國死亡病例將達到450多萬例,而不是5235例。

    歐盟累計死亡病例為近120萬例,即每百萬人中有2630.0例死亡。歐盟的人均死亡率是中國的711倍。換言之,如果中國人均死亡率與歐盟相同,那么中國死亡病例將達到370多萬例。

    圖1還將新西蘭納入比較。這樣做的原因是,盡管與中國相比,新西蘭是一個小國,但它自有其重要性,因為它在2021年10月之前一直效仿中國執行清零政策。2021年10月初結束這項政策之前,新西蘭的人均死亡率為5.59‰,是中國的兩倍——按人口比例換算,相當于中國死亡病例略低于8000例。當然,這樣的表現不及中國,但遠優于美國和歐盟。

    如圖1所示,當新西蘭取消清零政策時,其死亡人數開始上升,截至本文撰寫時,每百萬人中有435例死亡。這是中國的118倍——按人口比例換算,相當于中國死亡病例61.5萬例。但就人均死亡率而言,新西蘭僅為美國的14%——七分之一。簡言之,與美國相比,新西蘭的政策挽救了大量生命。

    圖1:按人口比例換算美國、歐盟、新西蘭和中國新冠累計死亡病例

    上述國家之間死亡率差異巨大的原因很明顯。由于新冠疫情爆發時是一種新型疾病,所以沒有顯著的具體醫療手段來加以預防或大大改善療效——沒有疫苗,沒有已知有效的藥物,醫院工作人員尚未研發出最有效的治療方法等。唯一被證明有效的措施是非醫療措施——那就是中國實行的隔離和清零。

    因此,那些沒有立即實施封鎖措施或者得過且過抗疫的國家如美國和歐盟的死亡人數達到災難級別——兩者的死亡病例都超過100萬,按人口比例換算,相當于中國死亡病例約400萬例。這相當于一場重大戰爭的死亡人數。相比之下,2021年10月前實行動態封鎖的國家如中國或新西蘭,則只損失了少量生命。因此,在疫苗、藥物和更有效的治療手段被研發和引入時期,封鎖措施挽救了大量生命。

    由此帶來的結果是,封鎖、非醫療干預措施解除得越晚,醫療救治就越有效。例如,盡管新西蘭在2021年10月解除封鎖時開始出現大量死亡,但其死亡病例仍遠低于美國和歐盟。因此,最后一個解除封鎖的主要國家——中國,迄今為止是所有主要國家中死亡病例最少的。

    與此同時,封鎖所帶來的時間也為降低病毒毒性爭取了時間。提前預見這一點并非不可能。認為任何病毒進化的動力是消滅宿主,即人,是一種誤解。像任何其他生物一樣,病毒進化的最終的目的是盡可能地自我復制。因此,把自己變得極為致命、并且消滅宿主并不利于病毒。

    例如,死亡率約為50%的埃博拉病毒沒有在全球爆發的原因之一是它的致命性——迅速消滅宿主。與死亡率較低但極易傳播的疾病相比,這實際上給埃博拉病毒的傳播帶來了困難——埃博拉病毒攜帶者很可能造成不了病毒的傳播就離世了。相比之下,新冠肺炎病毒傳播如此迅速的原因之一是它具有極強的傳染性,但死亡率較低,從被查覺到消滅宿主需要很長時間。在此期間的大部分時間里,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人可能會與人接觸,從而傳播病毒。

    因此,一種傳染性極強但不一定致命的病毒可能比一種極其迅速地消滅宿主的病毒更具傳染性。這種進化優勢創造了一些病毒會隨著時間變得更溫和的可能性——盡管這不是一個確定的事實。例如,在人類已知的歷史長河中,天花病毒極其致命,最終只有通過發明疫苗才得以克服。同樣,新冠病毒的德爾塔變種比原始菌株更嚴重,而奧密克戎的影響更溫和。

    一戰后同新冠病毒類似的上一次大疫情——奪走5000多萬人生命的致命“西班牙流感”,正是由于這樣的原因,病毒致病力逐漸變得溫和,當時還沒有針對西班牙流感的有效疫苗,但由于大量人通過感染而變得免疫,以及病毒變得更溫和的可能性,它在20世紀20年代初最終逐漸平息。從這個意義上說,奧密克戎作為一種病毒其發展方向是相對“可行”的——它是超傳染性的,但不像以前的新冠肺炎病毒變種(如德爾塔)那樣致命。

    因此,這兩個原因——改進治療方法和病毒毒性降低需要時間——使得清零政策所爭取的時間變得非常寶貴,因此,認為中國現在與西方處于同一位置的說法是完全錯誤的。事實表明,那些沒有實施嚴格封鎖的國家遭受了數百萬不必要的死亡。相反,中國通過清零政策,拯救了數百萬中國人的生命。

    從新冠累計死亡病例以及持續到現在的情況看,形勢很清楚。美國現在日均新增死亡病例410例,按人口比例換算,這相當于中國的日均1792人,一年65萬例;歐盟現在日均新增死亡病例530例,按人口比例換算,這相當于中國的日均1665例,一年60萬例。

    當然,這些死亡率比西方國家開始使用疫苗和藥物進行醫療干預之前要小。2021年1月疫情高峰期間,美國日均新增死亡病例3380例,按人口比例換算,相當于中國的一年500多萬例。但是,即便只相當于中國的一年65萬例,也并非無關痛癢。其中一個原因是,美國不僅放棄了封鎖,還放棄了戴口罩等其他非醫療干預措施。這就是為什么中國明智地堅持拒絕西方躺平政策的原因。

    總的來說,很明顯,美國的新冠死亡率對美國來說是災難性的。根據官方公布的最新數據,美國人均預期壽命從2019年的78.8歲降至2021年76.4歲——僅在兩年內,美國人均預期壽命就下降2.4歲(見圖2)。相反,中國人均預期壽命從2019年的77.3 歲升至2020年的77.9歲和2021年78.2歲。2019年疫情爆發前,美國人均預期壽命比中國高1.5歲。2021年,中國的預期壽命比美國高1.8歲。相信這樣的數據比較,有助于解釋疫情給美國帶來的健康災難。

    圖2:2019-2021年中國和美國預期壽命比較

    美國制造了全球經濟災難,卻要求中國“向我學習”?

    讓我們再將視角轉入經濟方面。眾所周知,由于疫情的影響,中國經濟增速有所放緩。但是,在全球經濟形勢總體趨向負面的情況下,對于任何客觀而全面的分析來說,進行國際比較很有必要。

    如圖3所示,中國經濟增速仍遠超西方。根據最新數據,從疫情爆發前至2022年第三季度的三年間,中國經濟增長14.3%,美國為4.8%,歐盟為2.8%,而日本經濟萎縮1.9%。也就是說,中國經濟增速是美國的三倍,歐盟的五倍。與中國相比,西方的經濟表現要糟糕得多。如下文所述,這一點在分析西方在疫情期間的經濟政策所帶來的第二個影響——通脹浪潮更為明顯。

    這些增長數據表明,美國所宣稱的“由于沒有實施隔離限制措施,西方國家的新冠死亡病例可能更多,但經濟表現優于中國”的說法純屬捏造。相反,在疫情期間,中國經濟增速遠快于美國和歐盟——盡管中國實行清零政策,美國和歐盟則沒有。

    圖3:2019年第三季度至2022年第三季度中國和各國GDP增速比較

    疫情期間,西方經濟趨勢的第二個特點是通脹飆升,這與它們的經濟增長放緩相互影響。2022年,美國和歐盟面臨著近半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滯脹危機——不僅面臨通脹,還面臨停滯。通脹率飆升至40年來的最高水平,而同期GDP增長減半。

    為抑制通脹,美聯儲不僅積極加息,而且明確表示將在2023年進一步加息——唯一的問題是加多少。美國貨幣供應量實際上正在下降——這是一種極為罕見的趨勢。這種緊縮性貨幣政策直接與防止經濟放緩所需采取的措施背道而馳。這種限制性貨幣政策的必要性在于試圖抑制難以接受的高通脹,這使得美國無法在未來一段時間內采取有效的刺激措施來阻止經濟減速。

    相反,如圖4所示,在疫情期間,中國通脹率并沒有上漲,反而仍低于疫情開始時的水平??梢钥闯?,疫情爆發前,中國通脹率為3.0%,高于美國(1.7%)或歐盟(0.8%)。但是,根據最新數據,2022年11月,美國通脹率飆升至7.1%,歐盟通脹率則飆升至10.1%——兩者通脹率均為40年來最高水平。日本通脹率(3.8%)遠低于美國或歐盟,但仍明顯高于中國。

    但現在中國通脹率降至1.6%,這不僅意味著中國的總體通膨形勢遠好于西方,而且意味著盡管美國和歐盟將在2023年被迫采取緊縮政策,但沒有受到通脹壓力的中國仍有空間采取合理的刺激措施來促進經濟增長。

    圖4: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同比增長比較

    美國經濟中極為消極的滯脹趨勢,反過來導致2022年美國勞動和資本收入和財富急劇下降。截至2022年11月,美國實際周薪同比下降3.0%,較2020年11月下降1.4%——兩年內下降4.4%。至于資本回報率,截至11月的最新月度數據顯示,2022年美國股市和債券的總虧損是1932年以來最嚴重的,一些指標也創1871年以來歷史新低。美國股市名義總損失18%,債券損失17%。美國政府債券遭遇1788年以來最嚴重的損失。2022年,在金融市場遭受如此巨大損失的影響下,不僅美國實際工資下降——這對大多數人來說是最重要的問題,而且美國最富有的人財富急劇下降——彭博社發現,2022年美國億萬富翁共損失1.4萬億美元。

    因此,無論是從宏觀經濟角度、經濟增長和通貨膨脹,還是從收入和財富角度衡量,2022年對美國來說都是災難性的一年。但令人奇怪的是,中國一小部分邊緣人士認為,應效仿美國應對疫情的經濟政策。正如上文所述,美國的政策帶來的是災難。事實上,為避免中國犯類似的錯誤,以及進一步了解西方發生這種情況的原因,研究西方應對疫情的經濟政策對中國來說非常重要。

    當然,上述情況并不意味著新冠疫情沒有給中國帶來任何經濟問題——筆者撰寫本文的目的也并不是要試圖描繪中國一片“祥和安逸”。鑒于極其消極的國際經濟趨勢,歐盟明年顯然將陷入衰退,而美國至少將經歷增長放緩或可能陷入衰退,中國則有望在2023年保持令人滿意的增長率。但有必要保持公正客觀,在疫情期間,無論是在經濟增長還是在抑制通脹方面,中國經濟表現都遠優于西方。此外,由于中國面臨的通膨形勢與美國和歐盟不同,因此中國采取措施應對經濟放緩的能力要大得多。因此,2023年,中國經濟表現將繼續遠優于西方。

    因此,將這些醫療和經濟數據結合起來,就有可能繪制一份全面的成績單,比較中國、美國和歐盟(即“西方”)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的表現。很難想象會有更鮮明的對比:

    西方遭受了二戰以來最大的人類和經濟災難。美國和歐盟的絕對死亡人數均超過100萬。但是,正如上文所述,與中國人口作比較,情況遠比這更糟糕。按人口比例換算,如果中國的人口死亡率與美國和歐盟相同,那么美國的死亡人數相當于中國的470萬,歐盟的死亡病例相當于中國的370萬。美國的死亡人數遠遠高于其歷史上任何一次重大戰爭的死亡人數——相比之下,南北戰爭中被殺的美國人為65.5萬人,二戰中略多于40萬人,一戰中略多于20萬人,越南戰爭中略低于6萬人,朝鮮戰爭中則有3.7萬人。在一戰結束后的西班牙大流感中,67.5萬美國人死亡。新冠疫情對美國的災難性影響,導致美國預期壽命在2019-2021年兩年期間下降兩歲多。就經濟而言,自疫情爆發三年來,美國經濟增速僅為中國的三分之一,而歐盟的經濟增速不到中國的五分之一。與此同時,美國和歐盟都遭遇了近半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通脹浪潮。相比之下,截至12月初,中國累計死亡病例僅略超過5200例。中國經濟增速是美國的三倍,歐盟的五倍,而日本經濟卻在萎縮。與此同時,美國和歐盟通脹率飆升,中國通脹率則下降。

    當然,這不意味著應對疫情中國沒有問題。但與西方陷入崩潰相比,這些問題要小的多。因此,美國要求中國向自己學習,以及中國少數極端邊緣勢力將美國的話奉為圭臬,是完全荒謬的。美國在疫情期間的表現遠不如中國,因為美國沒有借鑒中國的成功經驗,美國人民遭受了可怕的痛苦。因此,在經濟方面,中國應從西方推行的政策中吸取教訓,以避免這些政策帶來的極端負面后果——這些政策在2022年給西方帶來經濟災難。

    新冠疫情是有史以來最大的“照妖鏡”

    最后,筆者的個人經驗是,與西方相比,中國政府的政策對中國人民的保護力度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普通中國人很難了解新冠疫情給美國和歐盟帶來的災難規模有多大。當筆者在接受一位中國媒體人采訪時,雖然對方的立場是支持中國政府,并且希望強調西方相對失敗的,然而采訪者表示,“如果中國沒有采取清零政策,將導致成千上萬人死亡”。我當時回答說,這種觀點大大低估了形勢,如果中國采取與西方一樣的政策,那將導致數百萬而非成千上萬中國人死亡。

    三年抗疫,中國醫務工作者付出巨大

    那些想對中國政策的從各個角度進行批評的人,同樣極不了解新冠疫情給西方帶來的災難規模。例如,我在中國互聯網上看到的一篇文章稱,“中國的政策是錯誤的,因為它只允許200萬人(該文作者顯然認為這是一個巨大的數字)比西方奉行的政策多活三年”。首先,這是極為荒謬的觀點。即便這話屬實,讓人們多活三年也是一項偉大的成就——除非該文作者自愿提前三年去世!其次,如果中國采取與美國一樣的政策,那么將會導致450萬而非200萬中國人死亡。

    此外,在西方,新冠肺炎帶來的痛苦并沒有停止,而且遠遠超出了巨大的死亡人數所呈現的慘狀。近8%的美國人口患有“長新冠”——根據官方定義,“長新冠”指的是感染新冠病毒3個月后仍有嚴重癥狀。這意味著美國有2500多萬人口患有“長新冠”,按人口比例換算,這相當于中國的1億1千萬人。與美國相比,英國對長新冠的定義更為嚴格,即日?;顒幽芰Α胺浅S邢蕖?。英國有超過40萬人正在遭受這種疾病的折磨。中國的人口是英國的20倍,按人口比例換算,這相當于中國有長新冠患者860萬人。

    舉個身邊的例子。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馬丁·雅克的兒子拉維·雅克就患有長新冠。拉維·雅克曾經是個很有天賦的年輕人,他就讀于斯坦福大學,曾獲得中國頂尖學府的獎學金—— 施瓦茨曼獎學金,還是一位才華橫溢的音樂家。2020年初,他還前途似錦。而現在,如果他一天中能下床活動2個小時,這一天對他來說就非常美好了——剩下的時間里,他只能閉著眼睛躺在床上“看”電視,盡量不去思考。一年半以來,渾身乏力和一系列其他癥狀將他限制在父親家方圓不到半公里的地方。

    《衛報》總結了英國長新冠患者的情況:“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11月份有210多萬人在首次確診或疑似感染新冠的四周后仍然有新冠癥狀,這約占了英國總人口的3.3%(相當于中國的4700萬人)……盡管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工作,但除了自然恢復外,目前還沒有治愈的方法,找到治療的方法需要時間,而只有一小部分長新冠患者得到了‘長新冠’診所之類的康復支持?!?/p>

    對于老年人和脆弱人群來說,在可預見的未來,他們的生活將變得更糟。由于年老體弱,他們無法安全外出。特別是,他們無法安全地前往無法佩戴口罩的地方,例如在餐館吃飯。與此同時,許多西方政府拒絕鼓勵戴口罩或者美國許多地區積極勸阻戴口罩的行為,使他們的生命受到更大的威脅。此外,新冠肺炎不是感染一次就能終生免疫,有很多人已反復感染新冠。

    這就是新冠疫情對西方的現實影響。數以百萬計的人死亡,數以千萬計的人因患長新冠而遭受嚴重影響,數以億計的老年人(以及其他弱勢群體)處于危險之中。與此同時,美國為應對新冠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而推出的的刺激政策非常糟糕——2022年,這些政策不僅令普通民眾的經濟狀況惡化,而且甚至摧毀了最富有的美國人在疫情早期獲得的財富。

    新冠疫情期間的最初經濟影響是美國大規模裁員和減薪的同時,最富有的美國人財富暴漲。正如疫情初期一項有關美國億萬富翁的研究指出;“在新冠疫情期間,美國億萬富豪們的財富總額增加了2.1萬億美元,增幅達到70%——從2020年3月18日新冠疫情爆發時的不足3萬億美元飆升到2021年10月15日的逾5萬億美元。據美聯儲估計,745位億萬富翁目前擁有的5萬億美元財富,比美國收入墊底的50%家庭所擁有的3萬億美元財富多三分之二。與這些億萬富翁財富大幅增長相比,新冠疫情給勞動人民帶來毀滅性影響:近8900萬美國人失去工作,逾4490萬人感染新冠,逾72.4萬人死于新冠?!?/p>

    美國億萬富翁的財富在疫情初期大幅增長的同時,普通美國人則遭遇死亡和降薪。正如《紐約時報》指出的:“從2020年12月到2021年12月,普通工人周薪的購買力下降2.3%?!备愀獾氖?,新冠病毒對最脆弱人群如老年人和殘疾人的攻擊性最強,這導致他們的新冠死亡率最高。簡而言之,在西方,疫情初期一場針對普通老百姓的殘酷屠殺和向社會巨富的財富大轉移正在同時發生。

    如上文所述,到2022年,美國經濟政策引發滯脹帶來極大的負面影響,不僅導致美國普通民眾生活水平下降,而且還令美國最富有的人遭受巨大損失。簡而言之,從各個經濟角度來看,美國為應對疫情而采取的刺激措施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極大。

    這是西方政府拒絕學習中國抗疫政策的結果。新冠疫情是有史以來最大的照妖鏡,其引發的醫療、經濟災難揭開了西方人權話術的畫皮。

    正如上文數據所示,西方的抗疫政策令人寒心;過去三年中國的疫情防控政策最大程度保護了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身為中國人,應該對此感到幸運。因此,當筆者看到少數中國人認為中國應效仿西方抗疫政策,并因中國政府沒如他們所愿而做出過激的抗議行為時,深感這是一場鬧劇。他們支持的政策,實際上會殺死數百萬自己的同胞。

    所有這些也表明,試圖充當中國的“教師爺”的西方政府及其大多數大眾媒體,不僅還沉迷于“救世主”角色不能自拔,而且完全脫離現實。當然,令西方遭受這場災難的不僅有大眾媒體,還有號稱嚴肅的西方主流媒體。他們不僅隱瞞政府在醫療和經濟方面的糟糕表現,他們還阻止向中國學習。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現在。

    以嚴肅媒體自居的《經濟學人》為例。它于12月3日發表了題為《中國抗疫失敗》的文章,只字不提西方有數百萬人死亡,中國政府拯救了數百人中國人生命。它也沒有提到美國人均預期壽命下降兩歲。顯然,人命在《經濟學人》眼里不值一提。它更沒有提西方的經濟政策導致西方面臨近半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滯脹危機。而任何實證分析都表明,與西方遭受的災難相比,過去三年中國的抗疫政策在醫療和經濟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筆者在文章里特意將重點放到新冠疫情對人類生活的影響,而不是經濟生活的影響,是因為筆者完全認同“以人為本”的理念。 經濟是服務于人的,而不是人為經濟服務。盡管如此,還是值得以評估經濟作為結尾,因為從長遠來看,經濟是改善人民生活的關鍵。

    西方政府聽任數百萬人死亡的理由是認為這將導致經濟增長——據說這是西方政府指責中國的抗疫政策會導致增長放緩的原因。事實上,正如上文所述,這是西方政府和大眾媒體炮制的謊言。這種形勢將在2023年繼續下去。2023年,通脹高企意味著不得不實行緊縮貨幣政策的美國和歐盟經濟增長將放緩。相比之下,較低的通脹率意味著中國制定合理措施以刺激經濟的空間依舊存在。

    2023年,中國經濟表現將遠遠優于美國和歐盟。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中國要正確分析西方在對待疫情上引發的災難,并從西方的錯誤中吸取教訓。

    附錄:

    為便于大家清楚地了解疫情數據的重要性,附錄將呈現各種新冠疫情數據,比如每百萬人死亡數,因為它有助于看清死亡數據對各國與中國的影響。比如,中國每百萬人中有3.7例死亡,而美國每百萬人中有3214.4例死亡,那么可以直觀地看出這一死亡數字對中美兩國的影響。如果中國的人口死亡率與美國相同,那么中國的死亡病例將達到450萬。相信這個數字有助于大家看清數據的真正影響。但是,為了避免數據失真,下表將呈現每百萬人死亡數等各方面的數據。任何希望檢驗本文數據是否正確的人,均可復制以下原始數據來源查詢計算結果。

    相關推薦

    看廈門 APP下載

    日韩黄网站国产免费
    <dd id="bzcbu"><track id="bzcbu"></track></dd>
  • <tbody id="bzcbu"></tbody>

    <button id="bzcbu"><acronym id="bzcbu"></acronym></button><dd id="bzcbu"></dd> <dd id="bzcbu"><noscript id="bzcbu"></noscript></dd>
    <li id="bzcbu"><acronym id="bzcbu"></acronym></li>